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2|回复: 0

比烟花咨询更寂寞的人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5 14:4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少女赵安娟,15岁时,跟父亲一起从内地来到香港,在无枝可栖的时候,遇见生意人马先生,马先生“长得像一个江北裁缝,胸凹进去,背凸出来”,女孩嫁了他,给自己和父亲换来生活保障。生了女儿之后,赵安娟考进电影公司的演员培训班,离开了丈夫和女儿,跟家人也断绝往来,改了名字,成为女明星姚晶。——她一直精心隐瞒自己的前段婚姻和女儿的存在,尽管那早都不是什么秘密,周围人也只好一起“陪她傻”。她想嫁给律师张熙,但身世却被调查出来,婚姻告吹,人生陷入低谷。她的女儿,倒是由马先生养大了,自小生活在云端,生母姚晶对她只是一个符号,姚晶那个揣着心机雾霭沉沉的世界,和她明媚锃亮的新世界,根本是井水河水。姚晶去世后,她看到生母留下的大堆衣物,别人以为她会留个念想,但她无所谓,一件都不想要。
……
看出来了吧?——这是亦舒的小说《她比烟花寂寞》。亦舒的小说里,有许多隐瞒婚姻和身世的故事,有许多藏着秘密、揣着心机、活得一波三折且百折不挠的丽人,但直到她“不认儿子蔡边村”的事件被舆论放大,才深信“生活永远是艺术的源泉”之言不谬,现实的亦舒师太,竟是她故事中许多人物的原版。
亦舒早年跟画家蔡浩泉结婚,生了儿子蔡边村,3年后婚姻破裂,儿子判给了父亲,逐渐音讯断绝,再无任何瓜葛。多年后,前夫已故,成年的儿子也已经有了女儿,他千里迢迢从德国来找母亲,但母亲并不回应,并拒绝跟儿子见面。——这种令人触目惊心的决绝,出现在亦舒身上,我倒也不奇怪。这只是一种惯性吧?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,习惯于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地对待过去,只有一站接一站、头也不回地奔往命定的下一段人生,“无脚鸟”才能避免落地的恐慌?
同样的道理体现在她的小说里,这种决绝的“放得下”,也是不同际遇的“亦舒女郎”的共同性情,她们从不唧唧歪歪、顾影自怜,她们愿赌服输,跌倒之后,会扶着墙顽强地站起来,还不忘讲究站姿,留给看客一个养眼的背影。……真的,作为一种另类的励志教程,亦舒的小说,可以陪伴我们度过生命中任何需要咬牙挺过去的煎熬时刻。相比之下,琼瑶太矫情,三毛又太梦幻,唯有亦舒,不乏诗意,不丢本真,不误终身,导向的是自爱开阔,是莫愁前路无知己的悠悠信念。所以亦舒的创作期比谁都长,且保持产量,妙语睿智依然,纵已移居加拿大,年华老去,笔锋劲健不减。
但这一切,都不意味着她本人是一个正能量集合体。她有决绝,也有遥望别人家窗前温暖灯光的恐慌,她要狂奔,却又预期了自己在尘埃落定后的焦灼,种种矛盾,有情无情,都以正说反说的形式无限地付诸小说。——她习惯了躲在文字背后精彩,轮到需要面对世界时,表现出来的孤傲、冷漠、怪戾,本质乃是“不会、不擅、不屑”,套用一句红楼梦里的话:任是无情也动人。唉。
我想起了张爱玲,老来的她已经无法在人群中生活,她不断地搬家,就是为了避开熟人社会,宁肯与公寓里的“小虫子”(跳蚤蟑螂)为伍,孤独终老;我也想起了三毛,不惧走遍天涯海角,却无法直面庸常的世俗,一点小失意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干脆拒绝再活下去。——也许才女都是这样?她们如烟花升空般的精彩,都在作品中挥发殆尽了,剩给亲人的,是连常人都不及的薄凉;留给自己的,是比烟花更寂寞的人生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南京大乐透论坛 ( 鄂ICP备0703733号

GMT+8, 2018-11-21 06:07 , Processed in 0.127201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