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0|回复: 0

俞平等待伯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8-28 04:5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喜欢看别人的随笔和札记。有人觉得那不是真正的作品,我不以为然;恰恰相反,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作品。是人的真性情。即便雕饰,修饰,或润色,作文,最重要的是发乎我情,至于我理。
俞平伯《古槐梦遇》九二道:文章之境有四焉。何为四境?明清厚远。明斯清,清斯厚,厚斯远矣。再问,曰辞达谓之明,意纯味之清,意胜辞曰厚,韵胜意曰远。山于何书?三问,不答。
此为高论,明清厚即可力致,又能韵脱,远则意达,画龙点睛,破壁而出。韵意结构,衔斯于文,不像余另论曰“以淡墨皴出轮廓,徐徐填之,凡笔也”,故文体与落笔相异,拘于写法固然不通,话说回来,其实最高境界之法就是流于自然,逝于必然。
伪造也,非遇亦非梦,伪在何处?伪在作者不曾遇见自己。不能遇见自己,则梦醒相乖,貌合神离,非不想真,不能耳。非百则梦遇只一则真,人不能遇见自己,就有如此窘困,且抛了这些梦,遇见自己罢。
文字如生活之粉底,依着胭脂味的小情小调,捏造伪装的格律。调不摄意,意不足调,因果何苦。
俞文摆脱生活之牢度及生命之疲乏。碧落雍容,识破大山河的魄力,又不丢小惬意的幽微。温婉绵密,冲淡朴拙,典型的中国名士风雅。炽烈人生,莫不过风情仕途皆丰满,意趣慈孝两不误。逾越阻挠忐忑,知趣知理知味。
俞文流弊固多,多携古文学之遗韵,韵调似处,一眼便知。《身后名》中道,“年光渐远,事过情迁,以文字姻缘绵绵不绝,而伴着他们的非芳非艳,因寄托的机会较少,终于被人丢却了。”另如“跋《灰色马》译本”里道,“我们张着眼去窥探包孕着我们的世界一切,看不见谐和,看不见系统,只看见一团一团,一片一片的纠缠着,冲突着憧憧然的怪东西。”就像中书君在《窗》里记述,《归来辞去》有两句道,“倚南窗以寄傲,审容膝之易安。”不等于说,只要有窗可以凭眺。
俞文记叙脱了古文遗韵就会找不到灵魂所在。它是将古文简化了的舒展,抑或说破碎后的拼接。此并无浮选之意,我虽阅书不丰,但学习范仲淹临场做戏的本事还得一二,看多了烂笔,历历不爽,自然心存阴影,遇见好笔也一时枉然。寻着俞文的“好笔”流迹,好歹也能“鸡肉混沌乎”一回。
说到此,让我想起知名华人作家刘墉。如果我没记错,我曾多次阅读他的《萤窗小语》,我总说那是《意林》式的“刘墉”或“刘墉式的意林”。读毕感慨万千,惊叹刘大师的生活感情如此丰满,处处都有泪流满面,慈悲萦绕的情愫相伴左右。后来我在梦里说了一句话,心态就是坏情绪的灭火器。而刘墉,则是世人的灭火器。灭火器林林种种,何以刘墉风靡全球,思之,故庸俗,庸而不俗。适用技术简单,布施效果明显,又不温不火便于携带,固然很受用,受用但不受时,日渐成了素食,或速食,我不比马,吃了草会反复咀嚼,只一次便弃之不管,可怜刘大师一腔热忱。
看俞文的命理,要深厚完备许多,原来刘玩得是艺术,而俞则艺技并肩。古代最吃香的妓女就具备这样的本领。只是她们不懂排泄妓女的精髓给世人品读,所以纵使穿越百年,妓女依旧备受歧视。日夜如梦,颠簸生存。真可谓老俞所言,以醒为梦,梦将不醒,以醒为梦,梦亦不醒。

呜呼,夜已深,我要做梦去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南京大乐透论坛 ( 鄂ICP备0703733号

GMT+8, 2018-11-22 04:08 , Processed in 0.11600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