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5|回复: 0

幸亏当初火线没选你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8-26 05:58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曾经,他是一个春风得意的官二代。家里是侯门深似海,他又长得一表人才,修剪精心却不露痕迹的一头长发,配上大牌的破洞牛仔裤,逃课在教学楼前的小广场上秀那一手好吉他,用燕儿的话来说,“简直帅得不像话”。他大概也深知自己是个天之娇子,张扬、得意之余也很珍惜,言行举止务求与身份相匹配——他爱张扬、也会摆谱,连一碗馄饨,都要老爸的司机去馄饨侯买,再开着奥迪送到他的宿舍来。那时候的燕儿跟许多女孩子一样,仿佛被他下了咒,迷他迷得一塌糊涂,虽然心里也知道,这样的迷恋未必会有结果。而他,始终是春风里的一朵柳絮,优哉游哉地飘忽游移,一头念着宝姐姐、一头也恋着林妹妹,遇上主动投怀送抱的,简直雨露均沾。她苦恼,愤怒,可是很少发作——一来他并没有给她任何多于别人的承诺,二来双方的家世背景,相差实在太悬殊了,如果轮不到谈婚论嫁,他的朝三暮四,貌似她也管不着。这样的道理,她懂。然而道理虽然明白,骨子里却不甘心,于是在一个晚上她跟他“在一起”了。在她们老家,“在一起”是件天大的事,所以对燕儿来说,这也是争取恋情最大的筹码,因而在踌躇复踌躇地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,很有一点破釜沉舟的意味。可是他好像并不领情,或者说不在乎,仿佛那一切只是出于礼貌、或是怜惜,不忍辜负了她的好意似的,过后依然惹花逗草,像个飞舞跳跃的小蜜蜂。四年的大学生活,说快不快、说慢不慢地过去,转眼,到了毕业的时候。她跟他早已分了手,可是一想到要从此相忘于江湖,燕儿的心里,还有旧伤逢到连阴雨一样的酸楚和疼痛。而他,例行公事地拥抱,寒暄客套地告别,跟对所有人一样地周到自如,看不出多少牵念和不舍,倒像是在展示他交际应酬的本领,是多么训练有素。把眼泪咽到肚子里,她去了相邻的那个城市。后来,她终于嫁了,一颗心平平整整地安放好,日子倒也过得顺风顺水,惬意殷实。再后来,她听说他家出了事:父亲犯案,家里的财产被查抄殆尽;跟所有树倒猢狲散的结局一样,他在单位也忽然失了宠,整天郁郁不得志,过得很是煎熬。存在心里多年的积怨和旧情,在她的心里交织碰撞,她没想到知道他落难,自己的心情会是如此复杂:有一点怜悯,也有一点病态的快感。恰好这个时候,班里组织同学会,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,他竟然也来了。天南地北的昔日同学少年,重又围坐在一张桌上吃饭,借着几分酒意,大家的调侃和揶揄都带了点桃色——毕业十年,多少过往都烟消云散、尘埃落定了,还有什么,是不能说的呢?她却偏偏耿耿于怀,把委屈和怨气都撒到了他的身上,她抖落、甚而声讨他的张狂、他的荒唐、他的无情无义,总之这东西是百无一是、混蛋至极,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,也是咎由自取。他淡淡地笑着,不置可否,临了却一剑封喉:这么多年,我的确做了好多的错事,唯一最对的,就是没有娶你。这简直是直刺面门的一记无影飞刀啊!事后想想,似乎比当年的疏离、无视、乃至背叛,都伤得更重——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选择另一个人做伴侣,是对一个人最大的否定。可悲的是这把刀,竟是她自己亲手打造的,又因了年深日久的偏执,拱手交给了对方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全球最大赌博网站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文/阿简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已发《扬子晚报》、《滨海时报》、《东莞日报》、《齐鲁晚报》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南京大乐透论坛 ( 鄂ICP备0703733号

GMT+8, 2018-12-17 09:03 , Processed in 0.12480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